Primal_Fear  
上週與本欣聊到電影,她問我:
是否會排斥看「會得獎的電影」(或者應該稱為非商業片)?

我的回答是:

目前我並非完全接受非商業片,但不至於全然排斥。

我的回答看似廢話,實則不然。

因為我目前的觀賞口味正趨於兩者之間。

 

19563853505  

我仍贊成多年前訪問【風聲】演員張涵予的想法,他的想法大致是:

健全的電影市場仍需要足夠數量的商業片支撐

講求意境或者非常不易理解的非商業劇情,絕對是在市場發展到一定層度後才得以生存。

換句話說,要讓從未接觸電影的觀眾喜歡電影,首先還是需要這些芭樂商業片。

而至市場發展成熟,這些觀眾才會打算更深入觀賞所謂的非商業片。

thumbnail  

台灣藉由【海角七號】、【那些年】等片好不容易敲醒了疲弱已久的票房。

而這幾年台灣市場足以進入下一個層次,亦即是時候逐步注入不同元素的作品。

因此,這種需要一點耐心、一些心思理解的電影內容會是目前台灣電影亟需注入的能量。

 

為何說了上面這段呢?

與本欣的聊天過程中,她推薦了1996年的【驚悚 / 一級恐懼】。

這部片在我界定絕對不算非商業片,但也絕對不會是賣座的商業片。

剛好符合「需要一點耐心、一些心思理解內容」的作品。

 

【驚悚 / 一級恐懼】雖然是1996年的作品,but因為不是講求特效,而著重在劇情的發展。因此即便現在觀賞仍不至於有欣賞期待的落差。

如果大致閱讀一下【驚悚 / 一級恐懼】的劇情大綱,可以了解這是一部推理片。

然而說到推理片,從小不喜歡動腦的我其實不喜歡看柯南或金田一之類的殺人推理劇情。

我不喜歡這類:案發時毫無目標,而至最後成功找到兇手的推理過程。

換句話說,我更喜歡:案發時其實就大致可以推理出兇手,然而卻無實質證據定罪。於是必須利用各種方法逼出最初的假設。抓到兇手!

U82P736T32D417F375DT20110817005355  

諸如這樣的電影,令我直接聯想到電影【盲眼 / 盲眼看星星】、【追擊者】及【下流正義】。

其中,【驚悚 / 一級恐懼】劇情架構會更貼近【下流正義】。

因為這兩部片更有意思的地方在於推理過程中,主角都利用談判學的角度逼出最後的答案。言語角力過程更凸顯每一句台詞的設計功力。

【下流正義】裡的律師為了錢,即便自己的委託人是壞人,仍會力拼到底。

然而因為錢,惹禍上身。

【驚悚 / 一級恐懼】裡的律師為了知名度,會不擇手段努力求勝。然而卻也意外掉入一場複雜的對峙。

兩部片中雖然沒有炫麗的聲光效果,沒有年輕帥哥或正妹演員。

But主角身陷泥淖的緊張感,或者對於壞人為非作歹還不時挑釁的憎恨

絕對能在整部片觀賞結束後,在內心掀起一陣波瀾。
兩部片中,法庭的辯論過程尤其教我喜歡。

台灣目前可以更茁壯,但尚不至於可以猛力拍攝非商業片

而【下流正義】及【驚悚 / 一級恐懼】的劇情是從業人員可以持續發展,

並且場景成本也絕對是目前台灣市場可以負荷的選項之一。

 

創作者介紹

夢幻B帥桌遊櫃

和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